10/5/2009

雖然沒有花,但是我依然愛你

下午孽畜弟弟做了一件人類牲口好青年的事情,他買了一束康乃馨給我們偉大的值得敬佩的母親。身為無良的哥哥的我自知只有在平時愛媽媽,才是真的愛媽媽。所以就免了這些繁文縟節的東西。可誰曾想我高中時的狗友從杭州大老遠發了條愛的短信給我,讓我買一束鮮花給我們敬愛的楊老師他的母親。他也是一頭孽畜,異常的客氣對我說了無數算過得去的好話,讓我動心取了建設銀行裏面的二分之一資產,送了一束大的康乃馨給親愛的楊老師。楊老師還和我客氣,説是要給我錢。這不是折煞我嗎,所以連準備了許久的肉麻祝福都沒來得及說就匆忙告辭。

楊老師,真的不用那麽客氣。

對不起媽媽,沒給您買一束。你看,孽畜弟弟已經買了,咱就不花那些錢了不是……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