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/4/2009

無限延長的青春

來自鳳凰網的歷史報道,在我聽到他的聲音的時候在谷歌搜索里搜索到的第一條訊息。

對於沈元來說,年紀上他的青春將要過去,可是,他卻依然我行我素的活在青春期的狀態裏,幷以決絕的姿態拒絕成人世界裏所有的約定俗成。沒有錢,將物質的欲望減到最低,不為五鬥米折腰卻也能自食其力;沒有房子,租破舊的老公寓樓;沒有車,坐公共交通工具;談戀愛,但從不想結婚生子;不工作,生活就是工作;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哪怕沒有任何的利益;堅持個人的生活方式,保持對盲目追求的警覺;熱愛自由,熱愛自己;對一切感興趣,對一切充滿懷疑;擰巴卻不輕易妥協……但是,他幷不是唯一一個這樣生活的異類,所以他幷不孤獨。那些一直都在路上的“背包族”、那些逃避都會的 “宅男宅女”、那些拋開常規生活甘做自由職業的“SOHO”人群,那些從一個城市飄移到另一個城市的“奔奔族”,那些放棄外企高薪在小鎮開個酒吧的人…… 等等等等,所有在制式化生活外堅持自我的人,都和沈元一樣,擁有無限延長的青春

聽著他的歌聲,聲音中反復穿梭著的青春年少時經常混跡的場景,耳邊的音符浮動著,站在那些跳動的場景里獨自一人跳動著身體。變幻著場景,變幻著人,不變的是自己不曾老去的青春。唱片的文案里這樣寫到:“有些人,從未真正長大,但從未停止成長”。

沈元的音樂具有流行且獨立的特色。初聽上去還以為是臺灣最近是不是有新出了以為獨立音樂人,不過細細想想,這不正是我們自己的獨立聲音嗎。現在內地的獨立聲音也是十分龐大的群體,但從豆瓣的音樂人就可以知曉一二。在豆瓣上,我也曾發現過目前仍然在喜歡的一位音樂人禅婵

幼年起清冷的古典鋼琴情結,和對溫暖迷幻小電的偏愛。讀電影專業的chan剛升入大二,偏執地要求聲音的畫面感。獨立唱作的中、英、法、德、日文近二十首歌裏,大部分和她正在寫作的小說與劇本相關。
“文字、音樂,戲和我,一如啞掉的貓。內斂,清淺,乍暖,黯然。時而惶恐,獨處遺世;時而驕傲,尖銳若刺。”——chan

我不知道沈元在目前來說算不算是一位出挑的藝人歌手,不過就當下不多的訊息來看,應該還是相當之小眾的。可是,在我看來沈元應就是那種可以搬得上臺面的有內容的歌手,他的聲音與音樂足以讓華誼拿出最大的誠意來捧他。雖然說華誼現在有張靚穎這么一個來錢的藝人(我也喜歡她,只是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她哪一點),但是放著這么好的創作藝人不推,還去推誰呢。現在,有好的聲音的人一抓一大把,但是能有好的辨識度,并且有內容的獨立創作歌手還能有多少。

如果要拿當下眾所周知的音樂人來與之相靠的話,那么他就是我所喜歡的內地的男版陳綺貞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